《神武霸帝》
作者:不信邪

神武霸帝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七十章 忠誠值得懷疑 新
 

    陳山鳴滿臉失望的離開了顧辰的住所。

    他沒想到,明明前幾天還談得好好的,以為事情十拿九穩,他這邊都開始做準備工作了,沒想顧辰當頭澆了一盆冷水。

    大先知不同意!

    簡簡單單的一句傳話,為何不同意也沒有任何解釋,就這樣扼殺了他陳族重新崛起的野心,令他只能憋屈的放棄這樣一次大好機會!

    偏偏他還不能發怒,如今的陳族和洛門雖是盟友關系,但明顯他們更需要洛門一些,只能苦著臉,想著待會如何向眾多長老們解釋。

    沒有事務在身的陳族長老們此刻幾乎都呆在了長老堂,對于陳族再次出世的第一戰十分關心。

    沒辦法,陳族窮得快揭不開鍋了,這些年來他們這些長老也是捉襟見肘,早盼著脫貧致富的機會了。

    陳山鳴的身影出現在山道上,一路朝著長老堂走來,諸多長老見狀眼睛紛紛一亮,第一時間圍攏了上去。

    “大長老,如何?那大先知可答應了?”二長老滿懷期待的問道。

    陳山鳴看著一眾長老,臉上好不容易才撐起笑容。“大先知說,現在不是合適的時機。”

    眾多長老一時大失所望,甚至有些錯愕,在他們看來,眼下的時機再合適不過呀!

    “現在不是合適的時機,什么時候才合適?”二長老有些焦急的道。

    “關于這一點大先知并未多說,只讓我們等待。”

    陳山鳴回答道,內心卻有些苦澀。

    事實上大先知根本沒這么說,只是通過云飛之口直截了當的拒絕了他們。

    可是他不能這么說,諸位長老盼著這事盼了許久,如今計劃尚未開始就夭折了,情感上過不去,容易出一些沒必要的麻煩。

    “大先知究竟是怎么回答的?云飛那小子有好好和對方商量,告訴對方此事對我陳族的意義嗎?”

    見陳山鳴說大先知讓他們等,卻又回答得模棱兩可,諸多長老紛紛發問,言語中多少對顧辰有些不滿。

    “云飛他……應該盡力了。”

    陳山鳴想起見到顧辰時的場景,以及他那平淡訴說的語氣,有心為他說話,但又有些說不出口。

    他明明已經和對方說了此事對于陳族的意義,但不知為何,總覺得對方有些不上心。

    見陳山鳴這語氣,眾多長老當下篤定是顧辰并未在此事上盡心盡力,一時本就失望不滿的情緒爆發了。

    “云飛這小子跟在洛門大先知身邊那么久,是不是都忘記自己是陳族的人了?”

    “那小子身為沛皇之師,修煉資源什么的自然是不缺的,哪里會像我們這樣,天天為如何給族里后輩提供丹藥想破了腦袋!”

    長老們你一言我一語,對族里這位最年輕長老的好感降到了最低。

    “大伙別這么想,云飛常年在外可能與我等感情淡了一些,但必然是心系我族的。那位大先知可是先知先覺,算盡一切,他讓我們等待,必然是有他的用意。”

    陳山鳴安撫眾人道,不能任由不滿的情緒這樣蔓延,否則不利于日后的同盟。

    “那位大先知還能有什么用意?沛朝如今新立,需要的是休養生息,他才不愿意為我陳族過多得罪玉族和兩大圣地呢!”

    “得不到昌西郡的礦脈,受影響的只是我陳族,與他有何關系?”

    四長老陳青禾忍不住道,說出了眾人想說卻不敢說的事,令不少長老一時心有戚戚然。

    “慎言!這樣的話可不利于雙方的同盟!”

    陳山鳴立即開口駁斥,這話若是落到了洛門那位圣人耳中,后果可不太妙。

    “什么同盟?大長老,你不覺得奇怪嗎?”

    四長老卻不打算就此打住,反而侃侃而談:“說白了我陳族與洛門的同盟來得十分突然,都是族長一個人的意思,事先完全沒有與長老會商量過!”

    這話一出陳山鳴微微沉默,族長先斬后奏的舉動確實令他有些不滿,要知道,論在族里的地位,他并不比對方差什么,可這事事先竟然被完全蒙在鼓里。

    “再說了,這算什么同盟?洛門可是一下拿到了整個大晟皇朝,但卻沒給我們任何的好處,反倒讓我們成了風口浪尖,再次引起了玉朝各大勢力的警惕。”

    “同盟本該互幫互助,那大先知就算不愿意我們去插手昌西郡礦脈的事,至少應該大方一點,割讓沛朝的一些利益給我們吧?”

    “云飛那小子也是可笑,依我看,他早忘了自己是陳族的人,忠誠值得懷疑!”

    四長老這一番話極具煽動性,準確的擊中了不少長老內心的真實想法,一時眾人都紛紛沉默,目光閃爍不停。

    “就算你說的有些道理,但那又如何?別忘了,形勢比人強,我們招惹不起那位大先知!”

    陳山鳴嚴厲警告道,擔心長老們繼續口不擇言,甚至做出糊涂事。

    “早知如此,還不如不結盟呢。”

    四長老嘟嚷道,知道再說下去大長老該發怒了,點到為止。

    “好了,事已至此,我們也只能按照大先知的意思去做了。”

    “都約束好族內子弟,昌西郡那邊老夫也會下達指示,玉族和兩大圣地想搶礦脈,就讓他們搶去吧,我陳族不參與!”

    陳山鳴認真提醒道,同時在內心嘆了一口氣。

    之前陳族雖然窮困避世,但內部還算是十分團結。

    而如今尚未復興,內部卻已經出現了矛盾,原本能互相體諒的長老們,也因為礦脈的事開始互相猜疑了。

    作為大長老,他有義務維護族群的團結,現在這種情況,實在不是什么好事。

    既然沒能得到大先知的支持,長老會議也沒什么好談了,諸多長老很快散場了。

    四長老陳青禾離開長老堂,很快回到了自己的住處,不多時,又離開了定空山,進入山下的城池之內。

    他喬裝易容,在城內的一處農房內呆了大約半柱香的時間,之后便悄悄離去。

    而他離開不久,農房內也有人匆匆離去,方向是陳族的隱居地外……

    定空山上,自從拒絕了大長老,在陳族內部走動便顯得有些尷尬,顧辰索性大部分時間都呆在自己的住所之內修煉形意織秘術。

    作為陳族與洛門之間的聯系人,他本可以選擇回到沛朝,那里才是他的大本營,呆著更加自在。

    然而沛朝在劉彥和湯玄策的治理下蒸蒸日上,又有無極霸王龍坐鎮,他留在那里用處不大。

    反倒是這玉朝,有許多可以施展的空間,特別是在掌握了神游界的破綻之后。

    他雖終日呆在定空山上,但透過潛入玉族、八歧圣地和青柳圣地的神游界,卻可以知道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甚至能隨時掌握他們的動向。

    同時,這也是形意織秘術的一種修行,每次探索完神游界歸來,他的秘術能量都幾乎消耗殆盡,而重新積蓄能量后,秘術會有明顯的長進。

    這個過程中顧辰還有一個發現,就是他的天纏絲似乎開始活了。

    沒錯,就是活了,本來應該是沒有意識的天纏絲,慢慢的開始擁有了一些靈性。

    這是極其不可思議的事情,天纏絲不過是能量煉化而出,并非物質,更并非生命,怎么會產生這種變化?

    顧辰不太確定之所以發生這種變化,是因為形意織秘術修煉本身就會產生這樣的效果,還是因為在神游界內呆的時間久了。

    神游界本是一個精神世界,顧辰隱約可以感覺到,天纏絲每次在跨越神游界屏障的時候,同時也吸收著一些什么。

    三十三重天秘術對顧辰而言越來越難以理解,不是他修煉遇到了瓶頸,而是對于它所追求道路的一種迷惘。

    天辰萬象訣共有五卷,先前的星塵卷、星核卷亦或是黑洞卷,無論秘術的修煉難度再高,他始終能窺探到它所暗含的道路。

    而從界域卷開始,確切的說,是從秘術能量出現之后,他已經完全琢磨不透這條道路的終點在哪里了。

    最早開始,秘術能量能夠衍化成任何屬性的能量,由它煉化而成的天纏絲甚至能攻擊到大小道術的道靈。

    再之后,他發現擊滅了道靈之后秘術的修煉速度會莫名其妙提升,而且提升的幅度之大與道靈的強弱息息相關。

    然后是不久之前,他發現天纏絲竟然能打破神游界的界限。

    最后,則是這天纏絲突然擁有了的靈性。

    種種一切讓人匪夷所思,天纏絲的進化看似無跡可尋,但似乎又潛藏著某種規律。

    顧辰心中困惑,實在不知這大道的終點究竟是什么?

    未來無法預測,未知卻令人興奮,當下能做的,恐怕也就只有盡力接近真相了吧!

    顧辰終日神游太虛,定空山上的陳族長老們卻按捺不住心思好好修煉,終日關注著千里之外的昌西郡事態如何發展。

    三大勢力爭奪庚金礦脈,明爭暗斗不斷,漸漸的也是打出了火氣。

    意識到這么僵持下去三方的損失只會越來越重,三方最終決定坐下來好好談談。

打 賞

多少您說了算!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關閉

打賞
微信支付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0即作刪除!

QQ工具| 廣告業務| | 聯系我們 | 會員幫助

新ICP備08100344號

组六单式玩法,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