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界傳記》
作者:宋格蘭

正文 第四百三十二章 無力
 

    露琪亞學院執法隊辦公室中。】9,2≧3o↗

    帝天雖然只是面無表情地坐在椅子上,但整個人卻都在散發著一股無形的壓力,身邊的手下忍不住微微顫抖了起來,渾身都在冒著冷汗。

    老大現在的心情很糟糕,有人要遭殃了!

    帝天的心情確實很糟糕。

    不久前帝容過來找到了他,希望他能介紹幾個年輕有為的青年才俊。

    他以為他的這個舅舅是想要找幾個可用之才,便費心費力挑選了一番,介紹了幾個無論從能力、長相還是身份來說都還算不錯的好苗子。

    可誰知道……

    “咚!”

    帝容猛地一拳錘在了桌子上,房間內的所有人身體頓時為之一顫,心臟都提到了嗓子眼。

    誰知道他的舅舅竟然是在給觀天水介紹對象!

    一直以來帝天都對觀天水有著極為強烈的占有欲,將觀天水視為自己的禁臠,不許任何人帶有目的地去接觸她。

    可現在,他卻是親手送了一群人到觀天水身邊。

    那些人他在挑選時都是按照能力來挑選的,其中不乏一些對情感不專一的huāhuāgongzi。

    一想到自己竟然親手送了這么一群人到觀天水身邊,帝天就感到既生氣又無奈。

    同時,對于觀天水會答應和這些人見面,帝天也感到無比的震驚。

    觀天水的性格他也是知道的,對任何事物都漠不關心,更不可能有什么談情說愛的想法。

    不對……那只是以前。

    現在的天水已經變了,自從遇到那個人之后……

    一想到那個人,帝天就感到一陣挫敗。

    在外貌上,帝天儀表堂堂,一頭金色的長發優雅華貴,是無數女生的夢中"qgren";在身份上,他是帝家最被看好的繼承人,是最有可能繼承王位的大皇子;在修煉上,他是全校公認的最強者,實力深不可測;在能力上,他一手創辦了執法隊,管理著整個學院的秩序……

    無論是在哪方面,帝天都無可挑剔的優秀。

    這樣的他花費了數年的時間卻依舊沒能打動觀天水,而那個人自出現在觀天水身邊后,觀天水就開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那個人就是蘇格蘭。

    他見過蘇格蘭,也暗中調查過蘇格蘭,那是一個神秘的家伙,隱藏著很多秘密,除此之外便沒有任何其它吸引人的地方了,相貌平平,能力平平,而且還有未婚妻……

    天水為什么寧愿選擇這樣的家伙,也不愿意看自己一眼呢?

    果然還是因為血緣關系嗎……

    想到這,帝天不由得露出了一絲苦笑。c,■o↑

    他是觀天水的表哥,兩人之間還是有著那么一絲血緣關系的,也許就是因為這個,觀天水才只是把他當哥哥看待,從未有過其它想法,帝容也從未把他列入過未來女婿的考慮范圍。

    可是,在很久以前,他和觀天水之間并不是這樣的。

    那時的觀天水對他無比的依賴眷戀,會整日跟在他身后用崇拜的目光看著他,還會親切的稱呼他為“帝天哥哥”。

    他很享受那段時光,也很珍惜那時的觀天水。

    可最后卻還是失去了她……

    ……

    “帝天哥哥,我身上好像在發生著什么變化,以前回憶起來就會覺得很開心的事,現在回憶起來卻沒有了半點感覺……我好像變得越來越麻木了。”

    “我已經很久沒有笑也沒有哭過了,但只要想到帝天哥哥,心中還是會感覺到一陣溫暖。”

    “帝天哥哥,我有些怕……我怕有一天我會在面對你時,也會像面對父親時那樣內心毫無波動。”

    “帝天哥哥,救救我……我不想變成那樣沒有感情的人偶。”

    “帝天……表哥。”

    “大皇子殿下,以前是我逾越了,以后我會注意分寸,還請您也注意自己的言行。”

    ……

    那時的帝天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觀天水一步一步遠離了自己,由那個活波可愛的小女孩一步一步變成了沒有感情的人偶。

    他想做些什么,卻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無力地站在原地,看著觀天水一點一點失去自己的情緒,變得越來越恐懼……直至最后連恐懼這一情緒也消失不見。

    他深深地感覺到了自己的弱小,體會到了無法改變現狀的那份無力。

    從那時起,他便下定決心要變得強大,打破無力的現狀。

    看起來,現在的自己還是不夠強啊……

    想到這,帝天站起身朝訓練場走了過去,并吩咐道;“讓王康{第二百零二章}過來陪我練練。”

    雖然他很氣自己把那些人送到了觀天水面前,但他清楚的知道那些人不敢對觀天水做什么,而他雖然對觀天水有占有欲,但也不會去束縛對方,也不會去限制其他人和觀天水的接觸——因為他知道觀天水討厭這樣。

    他會默默地調查每一個和觀天水有過接觸的人,然后處決掉其中的心懷不軌之徒。

    “是!”

    聽到這話,眾手下都松了口氣。

    還好,看來今天遭殃的并不是自己,而是那個第一大隊的沙包大隊長……

    ……

    與此同時。

    圖書館四樓的辦公室中。

    觀天水正面無表情地和眼前的男生交談著,她的父親帝容則是坐在不遠處的另一張辦公桌后,用書擋住了自己的面孔,然后豎起了耳朵。

    眼前的男生依舊在款款而談,舉止優雅,整個人意氣風發,卻不知觀天水早已經默默給他畫了個叉。

    “你很有才華,一些想法也十分獨特,尤其是對學院制度提出的一些改革,十分的有建設性。”說到這,觀天水話鋒一轉,“但言語間卻缺少對實際情況的把握,有些脫離現實,所以我希望你能放下心中的傲氣,多和那些一般學生以及執法隊的人交流一番,多掌握一些基本情況,這樣改革起來才會更順利。”

    聽到這話,那人沉思了一陣,然后站起身滿懷敬佩地鞠了個躬,說道;“受教了,學院第一才女的稱號果然名不虛傳。”

    “多謝夸獎,如果沒事的話就請離去吧,順便再叫下一位進來。”

    “打擾了。”說完,那人轉身便要離去。

    “等一下!”

    一旁的帝容終于是看不下去了,他扶了扶額頭,放下書,站起身頗為無奈地看了一眼眼前的兩人。

    這算什么?

    學術交流?面試?長輩指點晚輩?

    無論怎么看這根本就不是相親好吧!

    而且,為什么要選在辦公室這樣的地方相親?還一個個排隊進來,這是在辦什么業務嗎?相親業務?

    帝容感覺自己已經無力吐槽了,他朝那個男生擺了擺手,說道;“你先離開吧,讓下一個人等一會兒再進來,我和天水有點事要商量一下。”

    “好的。”男生再次朝觀天水鞠了個躬,然后離開了,心中對觀天水的敬佩之意溢于言表。

    只怕這之后觀天水的崇拜者大軍又要新添一名得力干將了。

    “有事嗎?”觀天水看著帝容問道。

    “你還記得自己今天是來干什么的嗎?”

    “尋找合適的對象。”

    還好,這丫頭還知道自己的目的。

    “那你能解釋一下剛才的所作所為嗎?”帝容說道,“為什么一進門就要對方做個簡短的自我介紹?”

    “兩人相處的基本就是互相了解吧,名字都不知道如何相處?”

    話是挺有道理,但觀天水那不茍言笑的表情,再加上略帶審視的雙眼,帝容總感覺是從哪個地方跑出來的主考官。

    但天水本來就是這副模樣,要她突然改變似乎也不太現實……

    這么一想后,帝容算是勉強接受了觀天水的回答,又問道;“那為什么又讓對方談一下自己的理想和抱負?”

    “這樣才能知道兩個人是否有共同的目標,以后才能一起為之奮斗,同時也能從對方的談吐和理想中看出對方的性格,是腳踏實地還是眼高手低。”觀天水一絲不茍地回道。

    “那又為什么當面指出了對方的不足?”

    “這是感到兩人不合適之后,表達的委婉拒絕,對方若是欣然接受了,那就還有救,若是充耳不聞的話,那才是真的無藥可救了。”

    “……”

    觀天水的回答是如此的有理有據,帝容一時竟無法反駁。他沉默了一陣后,似是想起了什么,問道;“你是不是提前準備過?”

    “……”觀天水沉默了一陣,然后點了點頭,“有看過幾本相關的書……”

    帝容想起了自己剛進辦公室時看到的放在桌子上的幾本“相親指南”……有些明白了過來。

    也不是說那些書不對,只是那上面寫的都是正常情況下的做法,而觀天水這樣的,很明顯并不是正常情況。

    帝容張了張嘴,卻又閉上了。

    他也不知道觀天水眼下該如何做,就這樣下去很明顯是不行的,到最后也只會多出一堆新的崇拜者,根本無法找到合適的對象。

    他沉思了一陣,然后問道;“面對他的時候,你是怎么做的?”

    觀天水一愣,那張熟悉的面容在眼前浮現,內心不由得一陣波動,但還是故作鎮定地問道;“‘他’是指誰?”

    看到對方如此明顯的情緒波動,帝容默默地在心中嘆了口氣,有些無奈地說道;“就那個叫蘇格蘭的小子。”

    也許自己做的都只是無用功吧……帝容突然有了這么個想法。

    “……”觀天水再次沉默了一陣,然后問道,“只要把其他人當成他來對待,就可以了嗎?”

    眼下也沒有其它更好的辦法了吧……

    想到這,帝容只好點了點頭。11

    元界傳記

    元界傳記

打 賞

多少您說了算!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關閉

打賞
微信支付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0即作刪除!

QQ工具| 廣告業務| | 聯系我們 | 會員幫助

新ICP備08100344號

组六单式玩法,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