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狐悍妻》
作者:魔笛童子

正文 第八十三章 神秘奴仆
 

    畫魔每繪畫一筆,這三道靈魂之力就越濃!

    并不是畫魔賦予了這幅畫靈氣,而是這幅畫從那三個被繪畫的年輕女孩身上吸收靈魂之力!

    云河恍然想起,自己之所以被捉到這里,就是畫魔畫了他的肖像!

    這畫,能鎖定靈魂。

    一但這幅畫完成,那個被畫的人,就會被畫魔收進畫里,然后帶到魔界,成為畫魔的食物……

    想明白畫魔在做什么之后,云河又驚又怒地質問:“魔頭,你拿了我的圣品補元丹,現在我又為你煉制魔品補元丹,這些靈丹,足夠你維持至少一個月的靈力消耗,你明明不必以人類的靈魂為食,為何還要捕捉人類?”

    畫魔停下手中的筆,看著一臉緊張的云河,笑了:

    “寶貝,你可真是天真,你以為為我煉丹,我就不吃靈魂嗎?呵呵呵!靈丹就像果凍,靈魂就像布丁,這是不同的美食呀!我兩樣都喜歡吃,這并不矛盾。要是整天靠吃靈丹來維生,這多么的淡然無味?人活著,總要有些追求的嘛!”

    畫魔居然把人類的靈魂比作甜品布丁,還說這是對美食的追求,簡直是駭人聽聞,令人不寒而悚!

    畫魔看到云河氣得臉都白了,又咯咯地笑著道:“小家伙呀!我真想不明白你的腦子里在想些什么?難道你又想救這三個人不成?其實呀,我對這三個人下手,你應該覺得慶幸才對!你想想,你一來到我這里,就放走了我辛辛苦苦捉回來的六個獵物。我又特別喜歡你,舍不得吃你,還想讓你多陪我一些時光,為了你,我又不能傷你的小侄和部下。那我總不能餓著肚子吧?我除了尋找其他獵物,還有什么辦法呢?”

    言下之意,畫魔之所以會把這三個女孩鎖定為新目標,是因為自己放走了她的獵物?

    云河聽了,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正如畫魔所嘲笑他的那樣,是他太天真了……

    以為畫魔有靈丹,就不會食人這種想法是幼稚的。

    原來,這畫魔把食人當成一種對食物的追求而已!

    云河垂下頭,任由流海遮去蒼白的臉容,雙手扼著拳頭,忍著滿腔怒火,一聲不哼。

    他必須忍!

    三天時間很快就到了,到時候,把這畫魔收拾了,把大家救出去!一個都不能少!

    云河在心里暗暗下決定。

    畫魔不知道,在這種時候,云河仍想著救人和逃離,還以為他終于明白,是斗不過自己的了,肯向命運低頭了呢!

    不久,畫魔的畫作就完成了!

    在最后一筆劃下的瞬間,那幅畫上突然綻放出灰黑色的邪光。

    三個人生活在凡間的女孩就被畫魔連人帶魂活生生地封印在這幅畫里。

    這幅畫,也成了一幅活圖!

    從畫里,可看到那三個女孩惶恐不安地被困在畫的空間里,她們四處尋找出口,卻是毫無辦法。

    女孩們叫喊著,哭泣著,是那么無助。

    畫魔興致勃勃地拿著畫來到骨籠面前,灰袖輕輕一揚,那三個女孩子就被她送進了骨籠里,跟幽王耀和貝拉他們關在一起。

    “小耀?你怎么也在這里了?”

    “這是什么地方哇!我好想回家!嗚嗚……”

    三個女孩子在幽王耀面前大哭。

    “你們別害怕,很快就會有人來救我們的。”

    幽王耀只好拼命安慰她們,不敢說,這食魂的魔頭,很快就會把大家的靈魂吃掉。

    此刻,幽王耀嘗受到有生以來最大的挫敗感。

    他原本雄心壯志,想著斬妖除魔,哪曾想到,妖怪除不成,連累了七叔受委屈,如今這妖怪依然逍遙,繼續捉人噬魂,而自己則成了籠中待宰的獵物……

    云河雖然人在煉丹房,但是他聽覺靈敏,遠遠就聽到,那些女孩的哭喊聲。

    根據畫魔那潔癖,剛捉回來的獵物,她一定會暫養幾日。

    也就是說,在這幾天時間之內,那三個女孩是安全的。

    只要在畫魔向那些女孩下手之前,自己把魔品補元丹研制成功,那么大家就有一線生機!

    畫魔受不了女孩哭哭啼啼的聲音,為了耳根清凈,她又讓小香在骨籠旁邊燃點了夢幻香薰。

    不久,那三個女孩就中了毒,變得安靜起來,眼神空洞,精神頹廢,形成木偶。

    幽王耀和貝拉之前喝過八仙果酒,這酒用八仙果以及數種解毒滋補的靈果靈草釀制,能解夢幻仙草的毒,本來就不受影響。

    這次上山救云河,兩人也害怕遇到什么不測,因此在闖入畫魔的洞府之前,又服下了云河從前贈送的數種靈丹,可謂百毒不侵。

    他們膽小,為了安全起見,云河送的靈丹,他們每種服食一顆。

    這樣,無論中了什么毒,受了什么傷都不怕吶!

    數日前。

    華夏宇宙遠離地球的某荒涼的星球,木星跟他的部下們正在跟一群吞天噬地的兇獸在搏斗。

    這個星球正受到異星兇獸的侵襲。

    這個星球上的居民全都是沒有修為的普通人,在兇獸爪下毫無還擊之力,若是木星他們沒有及時出現,這些可憐的人早就化灰了。

    自從問世宙主失蹤之后,守護華夏宇宙的重擔就落在木星身上。

    他雖然并不是真正的宙主,但是從實力來說已經當之無愧。

    除了地球之外,華夏宇宙還有很多誕生了文明的生命星體。每時每刻,在不同的地方,都會發生大劫災,并不是所有星球都像地球那樣走運,能誕生數以百萬計的神仙。

    因此,木星和他麾下的天兵神將可謂非常忙碌的,他們每天奔波于拯救不同的世界,在不同的時空之間穿梭。

    比如說,現在他們所處的這一顆星球正在面對著滅絕的大災劫,木星身為一域之主就不能坐視不理。

    縱使這樣,木星還是分出一道神念,留意著遙遠的故鄉地球。

    云河失蹤不到半天,木星就察覺了!

    起初,木星以為云河回到紫云宇宙。

    紫云宇宙,那是唐紫希的世界,木星是無法用神念去掃描的。

    長風山上有一片桃林,走過那片桃林,就連接到紫云宇宙的飛狐谷。

    可謂一林隔著兩個世界。

    可是,半天之后,唐紫希發信息告訴他,云河整夜沒有回來,木星就知道,云河肯定是出了事!

    那時候,云河被困在畫魔的骨籠里,骨籠被結界覆蓋,木星無法感覺到云河的氣息。

    后來云河坐著粉色魚形船逃出來,在空間法寶里,木星也無法感應到的云河的氣息。

    云河隱藏在山洞里療傷后,他又布置了一個精密的結界,除了避開了畫魔追蹤,同樣避開了木星的追蹤。

    直到云河的結界被畫魔識破,畫魔把云河捉回洞府的時候,木星才再次感應到云河的氣息。

    同樣,幽王耀和貝拉所乘坐的粉色魚形船被兇獸打碎之后,兩人的氣息才同時被木星捕捉到了。

    確定了云河、幽王耀和貝拉三人竟然流落到魔界之后,木星十分驚訝!

    以云河目前的靈力,不可能劃破空間,打開魔界之門,而根據天元市那條合法的連接到魔界的通道,過去一段時間并無三人出入魔界的通行記錄!

    也就是說,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們三人是被魔界的妖物擄走了!

    感應到云河的氣息變得很虛弱,木星心急如焚,知道云河肯定是受傷了!

    但是,現在的他,不能棄這個星球的人于不顧。

    木星神念一動,隨即召喚出一個人!

    但見木星眼前黑影一閃,出現了一個身穿黑袍的男人。

    這個男人的身材高大魁梧,威猛得如同一頭雄獅,然而,這個男人對待木星的態度是虔誠的。他在木星面前卑躬屈膝,甚至不敢直視木星。

    他的修為極高,達到無日境九重。

    普天之下,達到這個境界的人屈指可數,可他是其中之一。

    這是木星最近新收的一個靈魂奴仆,實力遠在蘭俊俠、趙英彥和唐紫希之上,只是稍遜于他。

    讓此人代替自己去遠在地球的魔界救小狐貍,最合適不過!

    “主人,請問有什么吩咐。”男人披散的頭發遮去了臉容,再加上他身上縈繞著一團黑色的靈力,仍人看不清他的模樣。

    木星直截了當地道:“小狐貍和他的一個部下,以及我的小侄有危險,估計是被魔界的妖怪擄走了,你速去地球的魔界救他們。”

    “什么?怎么有這種事?他有沒有受傷?是誰害他了?”那男人似乎對云河的事情很著急,沖冠一怒,身上的靈力像沸騰了一樣,散發著極可怕的氣息。

    木星一指將一道神念打入男人的眉心,道:

    “你且冷靜,具體的情況我尚不清楚,但可以確定他暫時沒有性命之憂。這是魔界的定位,以你跟他之間的羈絆,他去到那邊,自然能感應到他在哪里。魔界原本是將邪的領地,將邪是魔界的魔王,只因他健康欠佳,長期不在其政,暫由鬼王代位。你此去魔界,救到人后就立即返回,不可在魔界生事。”

    木星叮囑了一番。

    將邪,是指幻夜的另一個人格。

    那男人認識幻夜。

    “主人,你放心,我不會在將邪陛下的地方挑事。只不過,我不認識鬼王,鬼王也不認識我,整個魔界除了將邪陛下,估計就沒有第二個認識我,要是遇到自己人妨礙我救人,我如何解釋?萬一他們不折不撓地糾紛,我一不小心誤傷了他們,那就有損兩界的和氣。”

打 賞

多少您說了算!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關閉

打賞
微信支付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0即作刪除!

QQ工具| 廣告業務| | 聯系我們 | 會員幫助

新ICP備08100344號

组六单式玩法,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