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狐悍妻》
作者:魔笛童子

正文 第八十四章 試丹
 
    木星真沒想到,這男人顧慮這么多!

    而且,這家伙說這么多,無非是想得到一個身份認證。

    雖說這家伙成了自己的靈魂奴仆,無法背叛自己,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難易,無論做什么事,總要談點條件,謀點福利的。

    木星沒好氣地說:“好吧!我給你一塊寒玉碎片,有這東西,別說整個魔界,就算整個冥界都無人敢與你為敵!

    木星說完,從靈魂之中崩離出一塊小小的銀色碎片。

    這跟唐紫希身上那塊一模一樣。

    “謝謝主人!蹦腥藵M意地把寒玉碎片收下。

    這寒玉碎片,相當于古時的免死金牌,再加上先斬奏的尚方寶劍之類的信物!

    只不過,這東西也就只有達到神境的人才能接受。

    因為這是神物,凡體凡魂是消受不起這力量,否則木星早就想給云河一塊防身了。

    為了云河,木星先后從靈魂之中割出了兩塊寒玉碎片,可謂重情重義了。

    男人收好寒玉碎片,隨手一變,變出一張鐵面具,罩在自己臉上。

    現在,他變成了一個鐵面男人,冰冷冰的面具十分猙獰,又穿著一身死氣沉沉的黑袍,看起來就像一尊奪命死神。

    木星不解地問:“你為何戴面具?”

    鐵面男人用低沉而凄涼的聲音道:“我做了那么多傷害云河的事,我這張臉,只會讓他想起那些痛苦的回憶。我不想他看到我,我害怕他會用厭惡憎恨的眼神望著我,那樣我會受不了!

    木星冷冷笑了笑:“我猜,云河的想法,說不定與你想的相反。以他那性格,過去的事情,早當作過眼云煙。我看得出,他對你曾經付出真情實感,是真的把你當成至交好朋,他也不希望你淪落為魔。若是你能將功補過,我想他是很欣然看到這個結果。這也是你能活到現在的原因,否則在魂池,你早就化為一灘魂池之水!”

    鐵面男人一怔,全身激動得微微在顫,他極力抑制住自己的情緒,百感交集地說:“主人,謝謝你給我機會,我身犯天地不容之罪,本應受到灰飛煙滅的報應,就算萬死也難辭其咎。我萬萬沒想到,你不但沒殺我,還給我機會將功贖罪……”

    木星不以為然地說:“我并不是給你機會,而是給小狐貍一線希望。我只想他在想看到你的時候,你能夠出現,不要再讓他失望!

    鐵面男人一垂下頭,面具底下撒落兩行眼淚。

    主人并不是憫憐自己,而是憫憐云河,他是知道的。

    無論主人出于何種理由,都不重要了!

    能以這種方式跟云河重逢,鐵面男人已經知足。

    隨后,木星又給了鐵面男人一份資料。

    這些資料是記錄在一塊水晶石里,用神念便能讀取。

    里面是關于魔界的地形、法則,以及一些重要人物的影像,鐵面男人終于知道,傳說中的魔王委托人鬼王長啥樣子了。

    定位,資料,信物。

    一切都準備就緒,鐵面男人便開始執行任務,火速從這顆荒涼的星球向著地球魔界的方向飆飛!

    魔界,皇宮。

    魔界的委托魔王鬼王此刻正高高地坐在正殿的主位上。

    群臣正在向鬼王匯報各地的情況。

    鬼王是一個身材高大威猛,相貌充滿異國風韻的英俊男人,那一頭棕色的卷發尤為引人注目。

    最近,最讓鬼王頭痛的莫過于畫魔的事情。

    這畫魔是一個從黑森林地獄里逃出來的重犯。她曾經吞噬了數計百計的妖魔鬼怪的靈魂,因此被罰了一千載牢刑。

    如今,越獄之后,饑餓了數百載的畫魔變本加厲,將魔爪伸向了凡間,貪婪地吞噬人類的靈魂。

    根據冥界那邊的反饋,最近發生了九起年輕人失蹤的事情,根據蛛絲螞跡顯示,這九個年輕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征,他們都在紫荊大學讀大四,而且失蹤之前,都找過“莫教授”繪下肖像。

    而事實上,這位莫教授并不存在。紫荊大學里根本就沒有這位導師。

    而根據目擊者對莫教授的相貌描述,莫教授長得很像魔界正在通緝的畫魔。

    幾乎可以肯定,莫教授就是畫魔的化身。

    畫魔偽裝為人類,混在凡間里,獵食年輕男女。

    魔界丞相百里景明上前道:“鬼王,最新消息顯然,畫魔匿藏在枯骨山占洞為巢。微臣認為,立即派兵圍剿,將此魔頭就地處決,說不定還能及時救回那些被擄走的人類!

    其他站在殿上的大臣也道:“對!丞相說得很有道理!越早行動,那些人生存的希望就越大!而且這魔頭三番四次從我們魔界大軍的包圍之中逃逸后都會變本加厲地吞噬更多無辜的生命,我們絕對不能再讓她如此繼續逍遙!”

    聽完大家的進言之后,鬼王對身邊一位身穿盔甲的人道:“尤閩,你領一支戰隊,火速去枯骨山一趟,一見到此魔頭及其爪牙,一律就地處決,無須活捉,另外務必要保證人質的安全!

    “尤閩領命!泵杏乳}的人沉著聲音答應。

    然而,在沒人留意的一瞬間,尤閩的眼眸中閃過一抹兇光。

    百里景明是魔界丞相,而尤閩是魔界的大將軍,一文一武,相當于鬼王的左右臂,這十多年以來,輔助鬼王處理著朝中內外的大小事務。

    這兩個都是鬼王的舊部,辦事能力了得。

    在鬼王受將邪所托執掌魔界之后,鬼王便把這兩人召喚過來,留在身邊做事。

    鬼王對兩人十分信任。

    就這樣,尤閩領兵出發。

    云河并不是知道,木星已經派了一個神秘的鐵面奴仆來救他,而鬼王也派了一支戰隊來圍剿畫魔,他依然時刻守在煉丹爐之前。

    很快,魔品補元丹就成了!

    在打開爐蓋的一瞬間,一陣亙古而清新的丹香就彌漫了整個洞室。

    云河用一百份材料,煉制出一百粒魔品補元丹,成功率達到百分之百,而且每一顆靈丹的等級,都達到極致的圣品,粒粒通圓,沒有任何瑕疵,黑漆漆的靈丹表面散逸著一層五彩丹暈。

    他這手藝,已經是煉丹宗師級別了。

    畫魔早就在這里迫不及待地等了!

    一開爐,她就用神念將魔品補元丹全部攝取出來。

    一百粒黑色的靈丹懸浮在半空中,就像一百粒黑色的星星,幽幽地散發著靈氣的光芒。

    畫魔用灰袖一拂,一陣靈氣刮過,這些靈丹的余熱便被風帶走了,冷卻下來。

    畫魔又變出一只黑色的瓶子,將所有靈丹收取進去,滿滿裝了一瓶。

    云河盯著畫魔,冷冷地說:“魔頭,靈丹我已經幫你煉出來了,你可以放了他們吧!”

    畫魔如獲至寶地捧著靈丹瓶,又笑得花姿招展地望著云河,咯咯地笑道:“我的寶貝,我何時答應過你,你煉出魔品補元丹后,我就會放人呢?你不是跟你說過,靈丹和靈魂,我兩者都要兼得嗎?”

    云河被畫魔的話氣得臉色一陣發白。

    看到云河的眼神越來越生氣,畫魔又笑道:“寶貝,我起碼沒有騙你,這幾天都沒碰你了吧?只不過,這煉丹還差了一步!”

    畫魔搖了搖手中的靈丹瓶。

    畫魔每搖一下,云河的心就驚一下。

    畫魔頓了頓,又陰陰嘴地笑道:“你一直如此恨我,我不相信,你會老老實實幫我煉丹。你一定會在靈丹里做手腳,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嗎?”

    畫魔的話,把云河嚇出一身冷汗,他顫聲道:“我沒有!要是這靈丹出了什么差錯,大家都會沒命,你以為,我會拿這種事情來冒險嗎?”

    畫魔突然身影一閃,已經飆到云河面前,她伸出魔爪,扼住云河的咽喉,陰險地道:“你有沒有騙我,你自己試一下便知!你以為我會隨便吃別人東西嗎?這試丹的活兒,就讓你來!”

    畫魔的手越來越大力,云河被她勒得快透不過氣,蒼白的臉又紅變紫,連視野都發黑了。

    畫魔變出一顆魔品補元丹,送進云河嘴里,迫他吞下。

    待那顆靈丹吞進肚子里,畫魔才一甩手,將云河摔下。

    云河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抬起頭,用憂怨的眼神瞪著畫魔。

    他沒想到,這畫魔如此狡猾,拿自己來試丹……

    魔品補元丹的丹效迅速化開,滲入云河的四肢百骸,又經全身的經脈,匯入他的氣海。

    畫魔瞪大眼睛,緊緊地盯著云河的變化。

    在云河身上,畫魔并沒有看到任何毒發的跡象,倒是看到云河身上的氣息在不斷攀升。

    那魔品補元丹的力量快把云河那小得可憐的氣海撐裂!

    一旦氣海撐裂,只會有兩種后果:要么就是氣海被廢,甚至承受不定這股丹力爆體而亡。要么就是更上一層樓,氣海完成擴充,突破至下一個境界。

    眼看云河就要從歸空境突破至化神境了,畫魔臉上全是喜色。

    這不是足以證明,這魔品補元丹有增補靈力的奇效嗎?

    使用在修為越低的人身上,效果就越明顯。

    云河現在只是一個凡人,吃一顆魔丹,突破至神境,也絕非不可能之事嘛!

    再說,如果這魔品補元丹是帶毒的,那么神級的毒,用在凡人身上,那是必死無疑的。

    云河現在不斷沒有中毒,反而在突破,不就是說明,這靈丹非但沒有問題,還是大補之物嗎?

    終于得到魔品補元丹了!

    畫魔是高興得心花怒放呀!

打 賞

多少您說了算!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關閉

打賞
微信支付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0即作刪除!

QQ工具| 廣告業務| | 聯系我們 | 會員幫助

新ICP備08100344號

组六单式玩法,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