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禎竊聽系統》
作者:叫天

崇禎竊聽系統 正文 527 授課
 

    崇禎竊聽系統正文卷527授課因此,文華殿內的這些武將一聽,頓時都是大喜。原來皇上把他們叫來文華殿內議事,其實是為了說這個事情吧?

    對于武將來說,要想得到爵位,真得是太難太難了。不少皇上,就其一生,壓根就不會封一個爵位給武將。如今這崇禎朝,終于要開封了!

    這么想著,這些武將,不約而同地抱拳謝恩。

    這讓邊上的文官,都不由得有點羨慕。這些武夫,天天跟著皇帝打仗,終于有成正果了啊!

    他們正想著,忽然就聽到崇禎皇帝轉頭對兵部尚書道:“大明能有如今這個中興的局面,都是將士們浴血廝殺出來的。對他們的獎勵,朕也沒有吝嗇。這一次年底,朕祭拜太廟之后,便會封爵以酬。卿把朕歷次獎賞的內容,也都整理一下公之于眾,讓朕之子民看看,朕可不是一個吝嗇的皇帝!”

    他說得這個話有點重了,直接和他的名譽掛鉤,兵部尚書再怎么樣也不敢反對,連忙應下。

    對于普通將士的獎勵,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軍功升官,還有一種是軍功換獎賞,比如銀子,糧田等等。

    對于大部分普通將士來說,他們都是選擇軍功換銀子,或者糧田的。比如已經戰死的滿桂,就是這樣的,以至于他很久之后才慢慢地升到總兵一職上。還有黃得功,也是喜歡拿軍功換賞銀,他能當總兵,也虧了名聲在外,要組建勇衛營,才把他提拔上去的。不過這種越級提拔,并不是軍中常例。

    由此,對于拿軍功換賞銀,就會感覺好像這些立功的將士沒什么變化。但是,兵部這邊,要是把列年來的獎勵,都總結之后公布出來,那就很震撼人心了。

    就算有軍卒把賞銀拿去賭了,結果又是一無所有,但是,在兵部的賬冊上,他到底立下多少軍功換取了多少賞銀,卻是一直又記錄的。

    在文華殿內的這些臣子,對于崇禎皇帝的這個要求,并沒有多想。其實,崇禎皇帝是有非常大的用意的。

    他之所以要在這個時候,又是封爵,又是公布歷次對大明將士的賞賜,除了崇禎十七年是特殊的一年之外,還有另外一個非常大的原因,就是要讓大明百姓都認識到:哇,原來當兵,也能有這么大的好處啊!

    西北實行全民兵役制,是個特例;如今,在遼東那邊,也讓洪承疇開始實施全民兵役制。這個事情,遲早會在關內傳開,而后就會有人猜到皇帝估計是想在整個大明推行全民兵役制。

    如果當兵沒什么好處,不讓人羨慕,那這個推行全民兵役制,就會遇到很大的阻力。可是如今,崇禎皇帝讓他們都看到當兵的好處之后,這個阻力就會少很多了。畢竟白花花的銀子,大批的糧田,那可都是非常實在的東西,更何況,還有爵位,崇禎皇帝也不會吝嗇。這些,都是非常誘人的。

    相信會有不少讀書人,到時候估計也會投筆從戎。

    也只有如此,慢慢地,文貴武輕的局面,才會得到扭轉。

    這個時代,也不要怕沒仗打,就沒軍功可立。這個時代,有的是仗要打的!

    總體來說,皇上班師回京之后的第一件大朝議,氣氛還是很和諧,讓人高興的。

    崇禎皇帝定下基本的基調之后,至于具體的細節,就由底下的臣子開始商議了。包括向衛拉特蒙古和喀爾喀蒙古派出使者,給出什么要求等等,都是要商量之后定下來的。給三邊總督和宣大總督那邊去旨意,要求把受災的秦晉兩地百姓,如何遷移到河套地區去,也是要好好商量的事情。

    等他們商量得差不多時,天色已近黃昏。

    崇禎皇帝見此,便下旨散朝。臨走之前,他又對底下群臣微笑著說道:“明日,朕要親自給太子講課,諸卿不妨都來聽聽。”

    聽到這話,眾人又是一愣。皇帝親自講課?

    講什么?是治國之道,這需要文武群臣去旁聽?

    難道是領軍打仗么?如果是,那這應該是武將去聽的吧?

    想不明白,就很好奇。不要說皇帝已經邀請了,就是沒有邀請,估計有資格的大臣,說不定會開口旁聽。

    散衙之后,他們才發現,皇上這個講課,根本就不是臨時起意,而是在文華殿議事之前,就已經決定,并且消息也傳開了。

    給太子講課,太子伴讀的那些自然會參加。就連太子伴讀的那些家長,崇禎皇帝都邀請了。比如說,被“罷職”了的鄭芝龍,他在京師,也被邀請了的。

    雖然是傍晚時候了,可皇上要給太子授課的事情,忽然之間就成了全城關注的焦點。所有人都好奇,皇帝要給太子授課,為什么要邀請那么多人旁聽?皇上到底要講什么呢?

    在這種好奇心之下,第二天天一亮,京師的茶館酒樓,就非常地熱鬧了。

    京師百姓,都聚集在這些地方,人多才聊得有意思不是!紛紛在聊著這個事情,等著宮里傳出消息來,看到底是不是自己猜得內容?

    這也得是虧了如今的生活水平好了,要不然,哪有這個閑心,忙著求活都來不及!

    受到邀請的各府,全都穿著代表身份的禮服,莊重地一早收拾好,趕去宮門外等候。這其中,自然也少不了鄭芝龍。

    他和崇禎皇帝聊過幾次,經常被崇禎皇帝突然的想法給震驚到了。就如大洋的彼岸,都要有大明的旗幟,這種想法,以前哪個皇帝會有?包括其他人,甚至是他自己這個海盜王,都沒有這樣的雄心壯志,可崇禎皇帝在當時建虜還強大時,就已經有這樣的想法了!

    因此,可以說鄭芝龍比其他任何人都要好奇。因為他知道,崇禎皇帝既然如此隆重地給太子授課,必然不會是什么四書五經,帝王之術之類的內容,而是會讓所有人都震驚的東西!

    想了半天,想不出什么。鄭芝龍便轉頭看看身邊的兒子,如今已經是二十歲,個子都差不多高了,長得儀表堂堂。在所有的太子陪讀中,算是表現得不錯的一個。這一點,鄭芝龍是欣慰的。

    不過他也覺察出來了,好像自己兒子對于農司陳子龍和開物司宋應星所講得內容,并沒有多少興趣。

    這一點,鄭芝龍是有點不滿意的。那是皇上重視的東西,你就得學好了,要不然,萬一哪天皇上知道了,不喜歡你了怎么辦?這年輕人啊,就是比較任性!

    反正還在等著進宮,鄭芝龍便開始隱晦地提點起兒子來。

    鄭成功很聰明,一聽就知道他爹是在說什么,便有點抵觸地說道:“爹,孩兒感覺那些東西沒什么用!”

    一聽這話,鄭芝龍不由得把眼睛一瞪道:“沒什么用,皇上為何還讓兩位心腹大臣教導太子?你用腦子想想,這個事情,到底有用沒用?”

    在他看來,其實根本不在所教授的內容有用沒用,而是皇上在意這個事情,那就是再沒用的東西,也會變得有用!也就是說,不在意內容,而在意討皇上喜歡,這才是重點所在!

    不過很顯然,鄭成功沒有他爹這樣老于世故,聽到他爹的話之后,直著脖子辯解道:“又不是只有孩兒這么認為的,太子也是這么想的,他親口對孩兒說過。授課之時,也有些抵觸了。”

    “……”聽到這話,鄭芝龍不由得愣了下。忽然之間,他有點明白了,為什么皇上才班師回京,就這么急著要親自授課,還這么大規模的讓這么多人去聽,搞不好就是和太子這態度有關系。

    想想也是,其他人,皇上用得著在意么?唯獨太子如何,皇上肯定是高度關注的。如此看來,今天皇上親自授課,很可能要訓太子,并且讓太子陪讀,以及太子陪讀的家長都看著,就是給警告。不得和太子一樣,一旦太子有這種苗頭,就要勸諫太子。

    這么想著,鄭芝龍感覺自己已經領悟到了崇禎皇帝親自授課的用意所在,便沉下臉,訓了鄭成功幾句,而后語重心長地提醒他,雖然太子是將來的皇帝,可畢竟還只是太子。當今皇上英明神武,身體又一向康健,因此,首先要做的,是讓當今皇上滿意。

    就比如說就這個事情,如果別人都有抵觸,和太子一個樣了。你為什么就不勸諫太子一二,哪怕有這個意思也行,如此一來,皇上聞之,必然會繼續對你刮目相看。

    說了一大堆,鄭芝龍嘆了口氣說道:“你能成為太子陪讀,鄭家是付出了很大的代價。雖然皇上以后還會倚重于爹,可你自己也不能當扶不起的阿斗,爹可不希望,你這一輩子都是爹在庇護你!”

    在他看來,是他明確服從崇禎皇帝的調遣,答應了崇禎皇帝領著艦隊北上,并且還把每年收到的保護銀子,分了一半給朝廷,為朝廷一直購買南洋糧食等等事情,作為回報之一,崇禎皇帝才如此看重自己的兒子,不但給兒子賜名,還讓兒子成為太子陪讀等等。

    不可否認,確實有這些原因所在。但是,鄭成功原本歷史上的功勞,其實也是有相當一部分原因的。要不然,崇禎皇帝也不會給鄭森改名為鄭成功了。

    聽他這么一訓,鄭成功的臉頓時漲得通紅。只要是個有志氣的,誰愿意被人說是扶不起的阿斗?

    此時的他,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給爹看看,將來他到底是靠爹還是靠自己的能耐!

    又等了一段時間之后,終于有內侍前來傳旨,讓他們都進去了。

    地點不變,還是在東宮。不過,來得人多,殿內不夠大,內侍領著他們,就在殿前站了。

    此時,都是快過年了。雖然沒有什么風,可天氣還是很冷。一般人,是不愿意在露天地里待著的。

    好在這些人非富即貴,穿得都不錯,倒也沒覺得有多冷,而且冬日已經升高,多少也能給點暖意。

    讓他們有點奇怪的是,在殿外庭院的中間,竟然擺著一門大將軍炮,一門佛朗機炮,還有一個茶壺,一個孔明燈,一支竹蜻蜓等等。

    從軍國重器到玩具,竟然都有。順帶著,還要泡壺茶給大家喝?

    眾人看著這些,一腦門的疑惑,皇上這是擺得什么龍門陣?

    在他們到了之后沒多久,崇禎皇帝就領著太子駕臨了。農司陳子龍和開物司宋應星這兩個皇上最為看重的寵臣,也是隨駕左右。

    崇禎皇帝在殿前坐定,等群臣見禮完畢之后,授課便開始了。

    陳子龍和宋應星分別站在崇禎皇帝的左右兩前側,正面站著的是太子,太子的身后,是眾多的太子陪讀。至于其他朝廷重臣,太子陪讀的家長,則都分站兩邊。畢竟今日的主角,是太子和太子陪讀。

    所有人都看著皇上,帶著好奇,想聽聽皇上到底是要講什么?

    就見崇禎皇帝嚴肅了臉,對太子說道:“朕聽聞說,農事和開物之術,皆是小道,太子所學,不應該是這個,從而已有抵觸之心。”

    在最開始的時候,不管是農事,還是開物之術,讓年紀尚小的太子等人,很是感興趣。聽聞植物的成長變化,辨別不同的植物,很是有趣的。特別是開物之術,在玻璃出來之后,實驗課程,也讓他們很是有興趣。

    但是,隨著年齡的增大,有一些觀念就不可避免地影響到他們這些人了。覺得太子應該更注重四書五經,圣賢之書,要學帝王之道,像農事和開物之術,這些都是小道,學之無用。

    對于陳子龍和宋應星來說,他們也做不到把課講得生動活潑,最多是在照本宣科之余,多點自己的理解。這些東西,一開始還覺得新鮮,可到后來,就會變得枯燥了。這一點后世很多人一聽數理化就想睡覺,也能證明一二的。

    因此,皇后向崇禎皇帝訴說的,就是以太子為首的這些學生,開始抵觸陳子龍和宋應星的授課。她知道,就算她不說,皇上是關心這個的,回頭也肯定知道,因此就在崇禎皇帝問起時,第一時間便說了。

    而崇禎皇帝如今要做的,不但是給太子,還給朝廷重臣等等所有人,都好好地上一次課!

打 賞

多少您說了算!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關閉

打賞
微信支付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0即作刪除!

QQ工具| 廣告業務| | 聯系我們 | 會員幫助

新ICP備08100344號

组六单式玩法,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