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女將星》
作者:千山茶客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寵妾
 

    ,最快更新最新章節!

    一連幾日,禾晏都沒能看到李匡。

    李匡似乎在刻意不見他,禾晏找不到他的人,他的手下也不肯告訴禾晏他的去向。禾晏堵過李匡幾次,李匡也是一副不欲與她多談的模樣。禾晏只好道:“李大人,在來潤都前,我已經托人去請援軍。況且我也說過,如今潤都的兵馬并非沒有和烏托人一戰的可能,李大人何必守著一條死路,活生生將自己的路堵死?”

    “這是在潤都,不是在涼州。”李匡的態度也很強硬,并不為禾晏的話所動,“雖然你是陛下親封的武安郎,權力卻也沒有大到可以命令我的地步。關于夜襲敵營一事,我很感謝你的幫忙,但到此為止,之后我怎么做,你就不要插手了。”

    禾晏仔細瞧著他,剛來潤都的時候,雖然李匡的眉間亦有愁容,到底還有些生氣,如今他的神情卻不對,目光中沉沉郁郁,像是下定了什么決心,絕不動搖的固執。

    他的心情顯而易見的不好,可不僅僅是因為烏托人,禾晏能察覺的出來。

    “李大人……打算如何應付城內的饑荒?”禾晏看著他的背影,問道。

    李匡震了一下,道:“我說過了,我自有辦法,這不關你的事!”

    禾晏繞到了李匡面前,直視著他的眼睛,“李大人,我的確不是潤都人,可我對眼下的情況也很清楚。事情還沒有到最糟的那一步,我們燒了烏托人的糧草一次,下一次就可以斬殺他們的兵馬,如果李大人一直抱著玉石俱焚之心,這場仗沒辦法打。這城根本守不住。”

    她此話,說的委實嚴重了些。李匡的臉上浮起怒容,“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如果李大人錯誤的估計了眼前的情況,就會做出錯誤的決定。”

    李匡的眼里,顯出一點焦躁來,他忍了又忍,終于還是忍不住一把推開面前的禾晏,道:“如何做,我自有主張,無需你來指點!”

    他大步走了出去,根本不給禾晏說話的機會。

    禾晏蹙眉盯著他的背影,心中不安越來越濃。

    她不是與李匡初打交道,李匡的這個反應,分明是已經窮途末路的煩悶。他不肯相信禾晏的另一個辦法,而禾晏沒辦法說服他,就沒辦法指揮潤都的這些兵馬。就算她將李匡打暈,潤都的士兵們也不會聽從她的號令——李匡帶這些兵已經太久了。

    或許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更不會選擇禾晏嘴里所說的那個“冒險”的決定。

    她慢慢走出屋子,心事重重。這幾日,連趙世明出來的也少了,食物越來越少,餓著肚子不走動還好,一走動,便越發覺得饑腸轆轆,只恨不得萬物都能變作食物往嘴里塞。

    忽雅特還沒有對潤都發起攻擊,那一夜偷襲,糧草被燒,只怕烏托人這幾日也不如表面上的平靜。忽雅特定然是希望立刻攻城,只是“飛鴻將軍”的存在,又令他們有些忌憚。

    但這忌憚最終會消散,忽雅特總會發現真相,只消差人去華原一帶便會知道眼下潤都城里的是個假的。忽雅特發現“飛鴻將軍”是假的那一刻,就會立刻對潤都發起攻城。所以這幾日,其實是禾晏為潤都百姓們爭取來的日子。

    偏偏李匡固執而保守。

    正走著,迎面撞見了綺羅。這姑娘比起禾晏剛到潤都的時候,看起來也消瘦了一些,原本的鵝蛋臉都餓的下巴尖尖,少了幾分甜美,多了些嫵媚。只是一見到禾晏,她就笑眼彎彎,露出熟悉的笑容:“小禾大人。”

    “綺羅姑娘。”

    “你和老爺吵架了嗎?”綺羅指了指門外,“妾身剛見著老爺氣沖沖的出去了。小禾大人別跟老爺置氣,老爺脾性是剛直了些,但卻是個好人。若是得罪了小禾大人,妾身代老爺跟大人賠個不是。”

    她倒是一心一意的為自家老爺著想。禾晏苦笑著搖搖頭,“沒事,我們只是有些意見不合而已。”

    綺羅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禾晏見她手里拿著一串花環樣的東西,有些奇怪,問:“現在還有花?”

    潤都所有的能吃的,大抵都被饑餓的人們刨出來吃了。怎還會有花來編花環,綺羅笑嘻嘻的把花環遞給禾晏,禾晏接過來,見這花環編的很是小巧,不知道是用何種草編成,其中點綴著零星的紫色小花,禾晏湊近去聞,被綺羅慌忙阻止:“不能聞的,小禾大人,這花有毒!”

    禾晏:“有毒?”

    “斷腸草嘛,開的越好看,越有毒。潤都人都知道,所以縱然再餓,都不會采來吃的。否則我怎么會用它來編花環。”她又嘆息一聲,“無論什么時候,有毒的野草總是長得格外茂盛,如果田里的莊稼也能這樣就好了。”

    見禾晏不語,綺羅又笑道:“小禾大人可是對這花環有興趣?妾身可以教小禾大人編這種花環,或許送給你的心上人,你的心上人會很開心。”

    她還惦記著禾晏那莫須有的“心上人”,禾晏有些哭笑不得,心道若是編只花環送給肖玨,肖玨大概會以為她有病,不把她打死就算好了。

    “罷了,”禾晏搖頭,“他不喜歡這些花啊草啊的,綺羅姑娘的好意,在下心領了。”

    綺羅就有些失望,接過禾晏手里的花環,道:“那好吧,可是怎么會沒有姑娘喜歡花啊草呢?老爺給我摘花的時候,我高興了好一陣子。”

    “李大人嗎?”禾晏心道,沒想到李匡那個兇悍的性子,還會給心愛的小妾摘花。

    “對啊,”綺羅拼命點頭,像是怕禾晏不信似的,“就是今日早上給我摘的,我順手編了個花環。”

    禾晏原本的笑容一頓,“今日?”

    “不錯,”綺羅笑起來,“最近老爺對我很好。”她連“妾身”都忘了說,只顧著與禾晏分享她的喜悅,“答應等潤都的戰事一了,就給我換一件大屋子住,還允我在院子里種梅花樹。昨日里還將自己的干糧省給我吃。”

    說著說著,綺羅自己臉上也泛起困惑,“莫非是我最近又生的好看了些?還是我死去的娘親在天上保佑我,老爺對我這般千依百順,我都快不認識他了。”

    禾晏的心一沉,那個可怕的猜測又浮現在了腦海中。她問綺羅,“除了這個,李大人近來可還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

    “沒有。”綺羅搖了搖頭,又有些埋怨禾晏道:“不過小禾大人,對我好怎么能叫不對勁?老爺過去也對我很好,如今不過是對我更好了而已。大概是‘患難見真情’吧,如今我陪著老爺,老爺定是感動了。”

    禾晏皺了皺眉,上前一步,“綺羅姑娘,這幾日,你最好避開李大人。”

    “為何?”綺羅奇道。

    禾晏看著她,月貌花容的姑娘長大了不少,笑意總是帶著幾分狐貍似的狡黠,這令她看起來機靈又伶俐,很討人喜愛,只是目光里仍然透出純稚。

    一個嬌憨動人的美人,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

    “也許……李大人會傷害你。”禾晏沉聲道。

    綺羅愕然片刻,隨即笑起來,“小禾大人,這話是何意,老爺寵愛我還來不及,怎么會傷害我?”

    禾晏知道她不信,事實上,女子總是將男子想的格外長情,殊不知……殊不知,那點長情,也是要有前提的。

    “太平盛世的時候,姑娘自然很值得寵愛。”禾晏的聲音低下去,低的讓人幾乎要聽不見她聲音中的沉痛,“可亂世之中,人命如草芥,對于李大人來說,姑娘再重,重不過潤都一城。”

    綺羅:“我還是不懂。”

    “不懂也沒關系。”禾晏抬頭看向她,“李大人整日都很忙,這幾日,你便不要與他單獨相處了。白日里無事的時候,就去別的地方走走,去找趙大人也好,別的人也好,總之,能不見李大人,就不見李大人。”

    綺羅奇怪的看著她,這位年輕的武安郎說的話簡直莫名其妙,怎么會有人勸著自己與自家老爺疏遠的呢?若不是因為她知道前些日子禾晏帶領精兵偷襲敵營,救了那些被俘虜的女人,綺羅都要懷疑這人是不是壞人了。

    她道:“小禾大人,我…...我是老爺的妾室,不可能不見老爺的呀。”

    “等潤都戰事一過,你想怎么見,就怎么見,但是現在,遠離她!”

    少年的眼眸很清,也很黑,定定看人的時候,極有力量。綺羅下意識的點頭,又搖頭。

    禾晏也心中猶豫,她如今是“武安郎”,再如何懷疑,擔憂綺羅,也不可能將別人的小妾放在身邊,落人口舌,真要如此,只怕李匡會覺得自己成了第二個江蛟,說不準真會砍了綺羅。她道:“你去找趙大人的夫人,白日里就與她在一塊兒吧。如果李大人突然要找你,你就叫人告訴我一聲,我與你同去。”

    綺羅有些狐疑,奈何禾晏十分堅持,終于還是答應了。千叮嚀萬囑咐過后

打 賞

多少您說了算!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關閉

打賞
微信支付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0即作刪除!

QQ工具| 廣告業務| | 聯系我們 | 會員幫助

新ICP備08100344號

组六单式玩法,值得一看